美元进一步下跌恐是必然 悬念只在于贬值幅度和速度?

发布时间 :2020-11-27 14:18:20 来源 :中金网

美元兑一篮子货币本周创下两年多新低。不少投资者和分析师认为,美元还有进一步的下行空间。不确定的似乎只是下跌的幅度和速度。

外汇-美元

据FactSet,洲际交易所(ICE)美元指数本周跌破92,创201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指数衡量美元兑日本和欧元区等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目前已较3月峰值下跌超过10.5%。

领峰环球-美元指数走势图

对美元下跌的普遍看法基于一个大的假设前提:未来几个月新冠疫情或多或少能被控制住。疫苗将使世界各地的经济在明年内恢复正常,从而促使投资者从相对安全的美国资产中撤出,投资于美国以外的股票、债券和货币。就在美元下滑的同时,美国股市大涨,道琼斯指数在周二首次站上30000点大关。

花旗集团(Citigroup)市场策略师最近的一篇评论预测,随着外国投资者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现有美国资产不受汇率波动的影响,2021年美元可能会再下跌20%。其他预测各不相同,但主要集中在美元会跌多深。

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预测未来12个月美元将下跌6%;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则预测降幅可高达10%。

高盛的多资产策略师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表示,“美元似乎大幅高估,而且投资者过多持有了美国资产。”他表示,美国股市估值过高,利率不跟随通胀,以及全球经济增长回暖,这些因素都应该会打压美元。

美联储在刚过去的春季进行的资金大放水推动投资者进入股市,但投资者大多买入的是成长型和防御型股票。在美国上市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的投资级公司债券发行者和由美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市场均受益。许多人认为,随着经济持续复苏,投资者将买入风险更高、价值被低估的资产。

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宏观部门全球主管艾哈迈德(Salman Ahmed)表示:“(来自美联储的)过剩美元流动性仍在系统之中。一旦情况好转,通货再膨胀卷土重来,这些流动性就可以回到高风险资产中去。”

现在的情况是,疫苗的成功再加上对拜登领导下的白宫将降低贸易政策对抗性的预期,将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并增加全球其他地区资产的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可能会抛售美国资产,买入其他国家的资产,这意味着抛售美元,拉低美元价值。

花旗关于美元下跌20%的预测在华尔街属于最极端之列。其预测意味着ICE美元指数将跌至75以下;而在过去20年中,美元仅在2008年和2011年的几个月中低于这一水平。

花旗看跌美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一波对冲活动可能导致外国投资者实际上抛售大量美元。根据花旗一项被称为“对冲比率”的指标,外国投资者自2016年底以来持有庞大的美国债券,而没有建立相应的对冲性头寸来保护自己免受汇率波动的冲击。该比率衡量的是未平仓外汇衍生品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债券之比,目前该比率为2016年夏季创下的前峰值水平的一半左右。

领峰环球-美元指数走势图

如果由于较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相对于较短期美国国债以及欧洲和日本债券的收益率上升,使得上述对冲成本下降,则将引发投资者的一波交易活动。收益率的升幅不必太大:上述花旗策略师称,三个月和10年期收益率之差只需再上升0.25个百分点,就能使对冲变得可以承受。

花旗外汇策略师Calvin Tse称:“如果投资者明年有进行外汇对冲的动机,对冲引发的资金外流压力会远超购买较高收益率的美国固定收益资产带来的任何新资金流。”

纽约梅隆(BNY Mellon)旗下Insight Investment的外汇解决方案主管福尔纳萨里(Francesca Fornasari)也认为美元将走软,她坚信汇市总体上将会更加动荡。

对于美元贬值背景下的赢家,福尔纳萨里表示,在所有经济体中出现明显赢家的迹象还不明显。她称,美元对不同国家增长预期的变化非常敏感。

BlueBay的赖利认为,离开美国股市的资金可能转而瞄准以工业股为主的德国DAX指数以及银行股。最近几周这两者都上涨,而美元则走软。过去一个月,欧洲和日本股市的表现好于标普500指数。欧洲和日本股市中都有很多能受益于经济扩张的公司,包括周期类股和价值股。

在赖利看来,更好的押注对象是新兴市场,尤其是人民币。他表示,中美贸易关系应该会好转,或者至少不再恶化,同时,中国债券进入更多全球指数应该会提振人民币需求。

领峰活动图